首页 农资农机正文

盗墓贼会受报应!台湾黄警官讲的真实灵异事件

wangchaowh 农资农机 2021-11-28 04:45:03 6 0

  我说两件事来说明确实有减夺这种事,是千真万确的,而且是现实的例子。

  第一个公案就发生在台湾,二O一O年到二O一一年。有一个窃盗集团,专门偷死人的。窃盗有偷活人,但是也有偷死人的,连死人的钱他也要。他怎么偷?他们先去找目标,他们竟然用现代的科技去犯案,拿手机先去定位置,然后到处再去搜寻。

  他们一共破坏了二十二座坟墓,把棺木撬开。有时候他们更夸张,还会用金属探测器,因为他可能也怕死人,死人躺那里他也怕。棺盖起来以后,他们用金属探测器探,看看金属是藏在哪个位置,棺木里面的哪个位置。他知道以后,就在那边挖个洞,圆孔,然后手伸进去,把金子抓出来。

  这个盗墓集团一共四个人,一个姓黄的跟姓陈的,还有一个姓吴的跟他的女朋友,大概盗了二十几座。死者的家属很难过,找堪舆专家,就是风水师去看。风水师很有经验,他说,「这种人一定会得到恶报的,一定会得到衰耗」。

  不是讲「算尽则死,多逢忧患」吗?结果他们做完没多久,马上就被警方抓到。警方抓到后破案的前一天,要去抓那个姓黄的,结果姓黄的就突然间心因性猝死,简单讲就是心脏暴毙,突然间死掉了。姓吴的在出庭期间也死了,同样的病因,心因性猝死。

  这个叫夺寿,他命被减掉,减掉就没有了。说不定他可以活五十岁,他作案,被减了十二年,再减十二年。偷一个墓减几年,再偷两个,减掉,减到后来没有了,没有就抓走了,一扣就扣二十四年,五十岁剩下二十六,他只剩二十六岁寿命,当然就死掉了,就这个道理。这个是《太上感应篇》里面讲的「算尽则死」。

  两个作案的窃贼死掉以后,另外一个姓陈的虽然逃过一劫,但是也好不到哪去。《太上感应篇》里面讲,「人皆恶之,刑祸随之」,除了受刑罚,姓陈的,他的父亲跟他的祖母也相继死亡。

  桃园县有个卖地板的商人,装潢费八百多万没有付给对方,对方装潢公司老板不甘愿,就把这个债务交给讨债集团。讨债集团把这个地板商人押到桃园龙潭,头部套塑胶套,双手反绑,用棒球棒活活打死。然后尸体丢在桃园县跟新北市,以前的台北县的交界处,樟脑寮山区。把地板商人的车子丢在宜兰县南方澳的渔港水中,湮灭证据。

  最后这个讨债集团的主谋,姓陈,他有个十七岁未婚妻住在宜兰县罗东。到警察局去问笔录的时候,因为她有阴阳眼,她说那个地板商人就站在她旁边,看她问笔录。

  原来那个地板商人被打死的第二天,他的魂魄就到宜兰去找陈姓主谋的太太说,你先生带人把我打死,我要报仇,这帮匪徒不到我的灵前下跪忏悔,我绝对不饶过你们。

  陈姓主谋的太太怀孕八个月了,她本身有气喘病,他就让她每天都气喘。所以陈姓主谋跟他未婚妻,每天晚上都睡不着,叫道士作法都没有用,挂香火袋也没有用。

  这个故事说明因果不空业随身。

  清朝很有名的纪晓岚,他写了一本因果的书,叫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。讲到一件事,发生在清朝乾隆庚午年间,那时候国库被偷盗,很多珍贵的珍奇异物都遗失了。官方就开始审问看守国库的这些官职叫「苑户」的人。其中有一个叫常明的苑户,在接受审问的时候,突然间变了声音了,他被一个冤亲债主附身了。

  顺便讲讲我小时候,我二舅妈她是原住民,夏天的时候在庭院晒稻谷,结果中暑死掉了。她死后头七,就附在我三舅妈身上。我三舅妈本来不会讲原住民的话。结果现在她坐在床铺上,变成二舅妈的声音交代几件事情,小孩子还很小,她裤子里面都是大便,因为她最后一念是很执着的,执着她什么?她裤子里面都是粪便。另外交代我二舅不能够再娶太太。

  我很调皮,第二天去问三舅妈说,妳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啊?她说,睡得很好啊。我就不敢再讲下去了,我不敢说妳被二舅妈附体。

  人往生的时候,最后走的,是第八识,阿赖耶识,这叫「去后来先作主公」。「去后」就是离开以后,「来先」就是要来投胎转世了,「作主公」,谁在当家作主。现在是业随身,是灵魂在作主,悟了以后自性作主。

  再讲清朝常明这位官员,突然间变成一个小女生的声音,说,遗失的东西不是常明偷的,你看鬼都知道,鬼都知道谁偷的,你往哪边逃?

  讲到这里,就觉得很可怕了。印光大师说,幽冥世界、地狱不需要那么多官员,不需要那么多公文,它是同步的。它用什么?它用我们的阿赖耶识,就是地狱里面的孽镜台,就是我们的心镜,我们的心一照,所有的善恶业都照出来。所以我们造作罪业,跟地狱那边是同步的,可怕就可怕在这里。

  附体小女孩说,遗失的东西不是常明偷的,可是常明杀人了,他说,我就是被害人的灵魂。审判官员吓了一跳,赶紧将案情转报刑部来处理。那时候纪晓岚的父亲正好在刑部,跟余文仪先生等人共同审理此案。

  当他们将常明提来问话的时候,常明以被害人灵魂的口吻说,我的名字叫二格,今年十四岁,家住海淀。几岁、住在哪里都讲出来了。我的父亲叫李星望,去年元宵节,常明带我去看花灯,回来路上,他趁着夜深无人企图来调戏我,我奋力抵抗,并且警告他说,回去一定要告诉我父亲。常明一听之下非常生气,就用腰带把她勒死,并且将尸体掩埋在河堤底下。

  从那天起我的冤魂就一直跟着常明的身后,但只能跟他保持四、五尺的距离,起初我觉得他像一团火球似的,他阳气很旺。因为人有阳气嘛,人死掉以后就没有阳气了,所以阴气特别重。所以凡是到阴间,或是你碰到阴间的鬼魂,你都会觉得好像冷冷地,就是这个道理。运气正在旺的时候,能量很强,你的阳气特别重,所以她没办法靠近,很难接近。

  后来他身上的热量逐渐消失,这六个字很重要,热量逐渐消失。我的体会是什么呢?福报快用完了,寿命快到啦。所以这些冤亲债主什么时候来报仇?你气衰的时候,你临命终的时候,祂就来了,气衰。

  所以这位小女生冤鬼,就发现这位常明身上的热量逐渐消失,她就一尺一尺地靠过来,一直到今天,能够完全附在他身上。这个就是大陆常常讲的附体。

  二格就接着说,当初我父亲前来告状的时候,我的冤魂就悄悄地跟在他身边。后来案子交给刑部来审理,我很清楚地记得,受理此案的部门是广西司,后来堂官就根据二格提供的日期,果然在广西司找到该项案件的卷宗,同时又询问了掩埋尸体的位置,就在河堤旁的第几棵杨柳树下。办案人员果然挖掘出来二格尚未完全腐化的尸体,小女生的父亲李星望被传来认尸的时候,放声大哭说,这确实是我苦命的孩子啊。

  在审讯常明的时候,只要堂官叫唤常明,常明就会如大梦初醒,好像突然间回魂,用自己的身分来回答。但只要堂官唤二格的名字,常明的身体便会传出二格的声音。

  就这样经过数次的交叉询问与对质之后,常明终于俯首认罪。

  这个案子水落石出以后,这堂官也很有人情味,为了抚慰二格跟祂父亲之间的思念,让李星望跟他女儿在大堂上交谈。他们之间的对话,全部围绕在家中的生活点滴。哎呀,爸爸你最近好不好啊?爸爸就问,女儿你现在过得好不好啊?听起来很悲伤。

  他爸爸问祂,你今后往哪边走?她说,我也不知道,只是一直往前走就是了。后来当二格把话说完以后,旁边众人再对常明叫唤二格的名字,也听不到二格的声音的回话了。为什么?二格已经离开了。她已经报仇了,让恶人绳之以法,心中的怨气已经化解了,就去阎王那边报到了。听候阎王的审判以后,最后去投生到该去的地方。

  就像我到普陀山去朝圣的时候,在宁海见到王居士,他赌博输了百万的人民币,害他贤惠的妻子***。他听法师的讲经,痛下决心诵《无量寿经》,十五年来诵了将近两万部。到第八年的时候,他胃里的肿瘤就消失掉了,他有拿检验报告给我看,我还用相机把它拍下来,确实那个肿瘤不见了。他和阿弥陀佛发一个愿,今生如果不求生极乐世界,永堕阿鼻地狱,他的儿子本来是讨债的,现在也学佛了。你不要等到像李星望跟二格父女那样阴阳相隔在那里交谈——现在最近过得好不好啦?那都来不及了。

  所以人在的时候,要好好保握因缘,要互相修忍让、礼让、谦让,有缘才能当眷属。

  所以,因果如果从三世来看,很公平,没有谁吃得了亏,也没有谁占得了便宜。

盗墓贼台湾警官报应灵异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