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蔬菜粮油正文

家里有头成‘’精‘’的老牛

wangchaowh 蔬菜粮油 2021-10-28 07:45:01 9 0

老家所处的农村是在不算高也不算矮的半山坡上,这里的农田基本上都是台阶式的,机械化不好操作。所以,住在这里的我们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牛,用来耕田的大水牛。而我们这里的小孩子就随之有了一份放牛的活儿。在老四出生之前,因为我是家里最小的,所以放牛这种轻松一点的活基本上都是我来干,而两个哥哥就跟着父母在农田里干体力活,这也算是当时作为家里最小的我的优先权吧。听父母说,家里的那头老水牛是在我一岁半的时候买回来的,那头牛的年纪比我都大一岁多。依稀记得一年级的暑假,家里才开始让我放牛。那时候大哥二哥就跟着父母搞”双抢“,收稻谷。我就负责上午跟下午放牛,包括晚上回来煮饭以及喂鸡鸭。刚开始的时候,老牛有点认生,有点怕我,我牵着绳子往哪走,它就听话的跟着走,吃饱了我就牵回家。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我就发现,这货像是熟悉了我的性格,也明白了我有几斤几两。一旦有它想去或者不想去的地方,我就牵不动它了。比方说,它觉得某个地方的草好吃,或者它洗澡的时候不想上岸。这个时候,无论我怎么扯绳子,它都不带动的,甚至有时候我用绳子崩它一下,它还会扯着绳子崩我一下。有一次牵着它在田埂上吃草的时候,就一不小心被他崩到天陡坡下去了,害我踩了半裤腿的泥。等我气呼呼的爬上来准备教训它的时候,它就低下头盯着我。就像知道自己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,那模样别提又多滑稽了。看着它这样,着实让我又好气又好笑。不过,大部分时间,它都还是很听话的,我也经常跟它玩。抓着它的两根牛角,故意装作要跟它比力气,我推它的时候,它故意让着我,往后退几步,然后再顶回来。当我用头顶着它的头的时候,它又往回退几步,之后再顶回来。最后我说:”算了算了,力气没你大,不跟你来了。“而它好像能听懂似的,还朝我叫唤两声,仿佛是在跟我说再来一盘嘛,又仿佛是在嘲笑我力气真小。而我不知道它想说啥,便只能叫它快点吃草。有一天的中午,那时候我在荒田边放牛,因为荒田边有那么宽敞,草也够它吃,所以我就没有牵着它。把绳子盘在它的牛角上,让它自己吃草。而我则爬上了一颗大树,在树上荡树枝。本来到了饭点准备牵牛回家吃午饭了,可我回头一看,哪有牛的影子,这可把我吓了一跳。要是牛去别人家田里偷吃稻谷,或者去别人家菜地偷吃青菜,被看到了可是要赔钱的。那还不被父母骂死,说不定还得被打。 我赶忙跳下树,顺着它踩的脚印去找,可我来回找了好几圈,都没看到。这下把我急着了,父亲早上还嘱咐我把牛牵出去吃饱点,下午要犁田呢。这来回找都没找到,又没看到往远处走的新鲜脚印。要是真走远了,我上哪找去,偷吃了别人的农作物可更不得了。就在我焦灼万分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一声粗重的呼气声。顺着声音望去,这天杀的老牛居然躲在破下面的树荫里,由于是中午,光线比较强,我来回转了几圈愣是没发现它。更可恶的是,这货居然知道屏住呼吸。我一经过它旁边,它就不动,也不出气,等我过去了才呼气。”你个龟仔仔的,我跑了好几圈,你在这里躲着是吧!还知道憋气?“我气愤的说道。同时心里也是放下心来,好在不是看丢了。老牛见我发现它了,似乎也不再掩饰,开始连续”呼哧呼哧“的喘气了。见它现在毫不掩饰我便威胁它:”等着吧,本来我都该回去吃饭了,找你半天你躲着。等下牵你去犁田犁死你!“。它好像听懂了似的,我话一说完,本来它刚要出来,却立马定在那里了,就连我扯这栓它鼻子的绳子,它也不动。”你怕是成精了是吧,还没去犁田勒,牵你去滚水,我要回去吃饭了,快不快点!“。说罢,它果真就跟着我走了。”得,你还真听的懂是吧“。吃完饭下午牵它去犁田的时候,也是赖在池塘里废了好大劲才把它轰上来。我跟父亲说起时,父亲也说这头牛挺灵性的。可能是因为养的时间长了吧,我们说的一些话,它真听的懂。隔着老远,你要是骂它一句:”还不死回来,再往那边去我锤死你!“它就会掉头。它心情好,你跟它说要骑一下它,它也会低头帮你爬上它的背,因为这免费的牛车,我还收获了不少回头率。冬天的时候,因为没什么作物,基本上都是把它往山里赶就不用管,每天下午它吃饱了,便会带着小牛们自己回牛圈。平常它犯了错,你一开口骂它,它就会躲着你,过一会儿你气消一点了它才出来。它被蚊子咬,你说给它打蚊子叫它别动时,即便是你拿着东西打它,它也不会乱动。你说给它抓虱子跟牛鳖时,它也从来不会乱动。吃草的时候,你告诉它,那里的草打了农药不能吃,它就不会去吃。犁田的时候,父亲跟它说,赶紧犁完这块田就放你去吃草,它也会顿时麻溜起来。至于父亲特有的犁田称呼,什么“倒边犁”“开浪”啥的它也听得懂。我个人觉得,这牛挺真的太聪明了,说它成精也不为过吧。可惜的是,2008年冬天,因为冰灾,它感冒了,一直没好。在一天我跟大哥喂完煮给它吃的稻谷,牵它去喝水的时候,它不慎滑倒在田里,怎么也爬不起来。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吧,它一直冷的发抖。父亲拿来稻草烧着给它烤火,还拿了木棒撑起它帮它起身,但它挣扎了几次终究没能再爬起来。像是知道自己时日无多,它朝父亲叫唤了两声便不再挣扎。无奈之下,父亲叫来了街上卖牛肉的,便宜卖给他了,说看着它这样子也痛苦。因为这件事,父亲还骂了我跟大哥,说我们干嘛不打水给他喝,这么冷的天还牵它出去。为此,我跟大哥也深感愧疚,毕竟养了十多年了,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。可叹的是,它这一生为我家辛辛苦苦劳累了十五六个年头,也生下了不少小牛,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脱沦为人类口中食。现在说起这事,父亲也后悔当初在它快死的时候还将它卖了出去。我觉得,我们一家人都该跟它说声:”对不起!你辛苦了!“。老牛,谢谢你为我家付出了这么多,也谢谢你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的欢乐与美好的回忆。祝愿你在天堂不再痛苦与劳累吧......

老牛家里成‘’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